「我」 是什麼?

人生過了40之後,最近這一、二年對「生命的意義」越來越感到困惑,可能是面對幾十年來對不斷追逐的慾望感到累了,也可能是因為生活穩定所以才無病呻吟…我開始質疑生命的迴圈就只能如此嗎? 2020年中起因為疫情的關係,整個人類世界被迫按下暫停鍵,我也因此有機會接觸到蔣勳老師對於美的觀念。與其說聽蔣老師談「美」,不如說是聽老師的生活觀、生命觀。我的心就像在奔跑了40餘年之後,才驚覺該停下來問問自己:你知道自己為何要跑嗎? 我不知道答案,我甚至不確定我有問對問題嗎… 還記得第一次接觸金剛經給我對於生命意義的感動,也就在昨天晚上,我再次感受到心經給我的啟示與震撼。聽了2次,也哭了2次,我無法抑制,戴著耳機走在路上卻邊走邊哭,像是眼前突然看見了某些不知歷經幾世卻還未竟的遺憾之事,我一定是很想去完成它卻不得法,幾世後因無奈與急切的心情湧上心頭才情緒激動、才流下淚…我為何而跑,心經開始給我答案,也開始給我新的問題… 「我」是什麼? 「我」可以是父母的兒子、爺奶的孫子、兒女的父親、妻子的丈夫、某人的朋友…在貼上姓名後,這就是「我」嗎? 我之前會覺得是以前的一切經歷成就現在的「我」,也覺得是自從養育了孩子之後,是孩子教會「我」如何當父親。 那些關係就像是貼在我身上的標籤,如果我把標籤撕掉了,那「我」會是什麼? 心經說天空不會因為下雨就變滿了、晴天就空了,它依然還是天空,下雨或天晴只是因緣俱足時的表像在變化罷了。「空」就像是個演員,它演了喜怒哀樂,「空」的本質就會變喜怒哀樂嗎? 這點終於解答我多年來心裡的疑問: 如果一個人會因為當上了父親而改變他自己成為更好的人,那麼為何世上仍有那麼多不稱職的父親呢? 我們因為因緣俱足而成為親子,你們啟發了我,但「我」仍然是「我」,我只不過用「我」的本性(質)去扮演父親這個角色。人類發明文字,無論稱之為父親或母親也只不過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標籤,這些標籤並不能改變「我」的本質。所以不是父親這個標籤定義了「我」,而是「我」定義了父親。 幾十年來許許多多的標籤讓「我」一點一滴慢慢地流失,但事實上有問題的不是這些標籤,而是「我」的選擇。如果沒有這些標籤的考驗,我還能找到「我」嗎? 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,然後見山還是山。人若要修道,或許就是得經過這些階段吧… 從前我與母親去寺廟參拜,我總會開玩笑地跟她說,我覺得「妳」只有進了寺廟才會感覺起來像是個佛教徒,出了寺廟就又像是個凡人了… 但其實我自己也沒高明多少,每天活在滿是標籤的世界裡,「我」又能維持清醒多久? 就連蔣勳老師也說自己做不到,所以才會常拿金剛經出來閱讀… 佛說離相,而不是滅相,我感謝可以身為人而覺醒修道,即使已年過四十,關於生命裡的許多意義我仍熱切期盼去領悟,生活裡的許多事情我仍希望去熱愛… 用人類文字可能無法精準形容「空」這個字,因為它超越時空,也超越有無,是「我」希望能達到的一種境界…當「我」的標籤也能撕掉的時候… 最後,我寫的所有文章並不是就要你們去接受我的觀念,身而為人,我仍有我的誤思,只希望這裡的文章對你們來說是一個開始。期待你們都能充滿好奇心,並找尋到屬於自己的人生答案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