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世界和平會紅包袋義賣

2022 世界和平會紅包袋義賣

worldpeace 2022b

前幾天跑去一間離家不遠,有提供愛心待用餐的自助餐店捐款,那時大概晚上9點,心想店家也差不多快進入打烊階段,這時跑過去應該比較不打擾吧…

「請問你們有接受贊助愛心代用餐對嗎? 我想捐款。」

本來正在低頭打掃的工作人員聽見我的聲音,便抬頭大聲地跟我說:「有啊!感謝你的愛心,你看,我們也正在打包給這位老先生便當…」

一個順勢的指示,我沒想太多便朝著他的手指向的地方看去,果然看見一位白髮老先生站在店門外等待,但我突然感到大驚與惶恐,趕緊把頭轉向店員等著他開立收據…

哇哩咧天啊,他怎麼就這麼突然地「介紹」有人正在領餐,他不知道那位老先生有可能會為此難為情嗎!?

我心裡尷尬地想,巴不得我是透過線上轉帳就好!

還是因為我是「新面孔」,為了取信於我,店員才這樣說?

「這幾個月以來應該很多人過來領吧…」

這次我示意請他「低調地」跟我聊天…

「是啊,我們推出待用餐服務的預算,其實在第2天就用光了,現在弱勢族群的生活真的不容易過…」

「…」

在我離去時,正好店家也完成便當打包交給老先生,我從旁看見老先生破舊的摩托車,也看見他袋子裡裝了兩個便當,心裡忍不住開始柯南:他是一個要留在明天吃嗎? 還是給老伴的? 會不會他有一個才剛讀小學的孫子?….

如果是我爸媽或者我的孩子…

我不敢再想下去了,因為心中的小劇場已經開始讓我眼眶泛紅,我嘆了口氣,突然感覺到自己比「渺小」還渺小…

我是依附在資本主義的「大旗」下而擁有「小確幸」的人,但我深知不論採取哪種主義或政策,都會在成就某一批人的同時,也剝奪侵略了另一批人。一個國家若有所謂「弱勢族群」的存在,我想是在提醒我們,那些理想的政治口號及人性美德都還有「空間」可以進步,在這島上生活的我們實在沒有資格能夠一直「自我感覺良好」…

我感恩人生至今還有機會可以選擇,每當有能力消費時,可以撥出相對預算捐給需要幫助的人,即使杯水車薪,但我還是很希望能傳達一個訊息給需要幫助的人知道,台灣各地還是有很多跟他們沒有血緣關係,卻仍希望他們可以安心過日的人…

新的一年即將到來,除了許願疫情早日結束,也祝福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都能越來越好…

好了我想說的說完了,我與世界和平會合作無償設計服務也已邁入第九年,如果可以,請幫我多多轉發(或購買(^_っ^)以下紅包袋義賣或愛心捐助的訊息,感謝你們~

《世界和平會 X 娃娃猴 2022紅包袋義賣》
https://www.worldpeace.org.tw/donate_in.php?type=&id=75

(過好年紅包袋義賣所得將用於2022年受飢兒童寒假餐費服務;專案結束後,結餘款項將直接作為2022年受飢兒童上半年的愛心早餐服務經費。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